设为首页

加入收藏

注册

登录

汉网首页

给中国3亿中产阶级的高品质蜂蜜

口述/于树鹏(树新蜂产品总监)

2014年8月31日,新疆伊犁河谷,洽普河沟,天黑如墨。

快12点了吧,我想。手机一直在搜索信号,耗电很厉害,我关了机,保存一点希望。山坡上的草像是长高了,脚下一滑,手就能摸到冰凉的露珠。我在这片山坡上,上下走了3个多小时,摔过的跤也懒得数了,划破了的布条,擦着我的手臂。

一下,一下,一下。

又翻过一个小山坡,远方的灯光似乎亮起来,又亮起来了。我知道那是大路,也是我的目的地。我长吁了一口气,又怕太长,耗干嘴里仅存的一点水气,我快出不来汗了。

\

伊犁河谷

\

这是我到洽普河沟,最快的办法——涉水过河

走下去,我终于到了大路上,一屁股坐在路边,像是一串突突的声音,是阿里木摩托车的声音吧,我打开手机,亮度调到最大,放在头上摇晃着,越来越慢。是阿里木,他看到了我了,脸上的紧张情绪,缓和了下来。

上次见他,是5个多小时以前,这里有时差,晚上9点多,我们从河沟里爬上山坡,找到阿里木停放摩托车的地方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。他指着前方远处的,像星星一样,微弱的眨着眼的小亮点,说,那就是大路,看到了吗?

我点点头。

好,下山没有路,咱们俩一台摩托车太危险,你走过去,我们在那里会合。

我楞了一下,还没回过神来,阿里木已经突突地,开走了。

\

还是伊犁河谷

50多岁的哈萨克族老汉——阿里木已经陪了我一天,早上7点多,我们开车到达沟口,换了摩托车穿山越岭,走着走着,路就没了,我们把摩托车扔到山坡上,下山趟过齐腰深的河,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才找到洽普河沟养黑蜂的山头,我看才有几十箱(群)蜂,才这么点?

养蜂人随手往山上划了个圈儿,说,那些山头上还有几百箱。

我叹了口气,肯定看不过来了,其实我不用来的,如果我知道下山是这样的光景,更加不会。

2012年开始,我每年夏天都在伊犁河谷转悠,寻找我在福建农林大学读书时的老师,张立卿,曾在文革中,下乡十年,重新培育起的,几乎绝迹的黑蜂种群。

在塔尔敦沟,我遇见养蜂人刘天齐父子四人,他们一直坚持养育黑蜂,1990年代生产的成熟蜂蜜,曾被日本人狂热的爱上,NHK电视台还在他那里拍了一部纪录片。后来,被“水蜜”冲击,老刘家黑蜂天然酿造的成熟蜜,越来越寂寞了。

我和刘老汉磨合了几年,按照科学管理和技术,重新恢复天然酿造生产模式,老刘又培育了1100群黑蜂,正常年份,可以生产十几吨成熟蜜了。我又听说,远处还有一个环境更好,人迹罕至的洽普河沟,就想去看看有没有可能扩大生产,没想到,却是一场历险。

回来后,老汉阿里木说,兄弟,你可以的!虽然外面有人听说过洽普河沟有黑蜂,能真正到那里去,亲眼看到的,只有你一个。

寻找蜜蜂,是为了得到成熟蜜,这个怪异的名字里,蕴含的生命活力。

\

广西桂林山水的背面,老朱家的蜜蜂,正在把几天来用身体反复酿造的蜜密封起来,锁住九龙藤里苦涩的甜蜜和活力,这便是“封盖”,里面的,就是“成熟蜜”了。

\

去掉封盖的成熟蜜,就是蜂蜜本来的样子

十年前,我从老家内蒙,跑到福建农林大学,这个当时全国仅此一家的蜂学专业读书的时候,老师就让我们养了一箱蜂,等我们练到,不带手套和纱巾,用手抓起一只蜜蜂,观察完毕,不被蛰到,松开手,蜜蜂像是从没有受到过约束似的,扇扇翅膀,飞回到蜂箱里,我们就可以毕业了。

老师说,这样的考试,是为了让我们完全了解和感受,蜜蜂这个小东西,生命的流淌。

一只普通工蜂忙碌的一生,是这样的:蜂王毕生只吃高营养、却是辛辣的蜂王浆,产卵之后,3天孵化,蜂宝宝刚能够活动,就要清理自己的那一间小格子,为下一只卵准备;清理完之后,它开始分泌蜂王浆,将生命最初的元气,传递回种群;几天后,便是分泌蜂蜡,密封酿好的蜂蜜,铸造和扩展蜂巢。

快要长成时,它还要看几天门,防范天敌来袭,这是它最后的考验,从此以后,振翅漫飞,寻找花蜜,吃饱之后再采集回来,让自己的种群繁衍生息。它的生命差不多50天,成长21天,外出采蜜一个月,但从它被孵化出来3天后,就要工作的。

每一个花季,都是蜜蜂最忙碌的时光,蜜蜂采蜜回来,会不断酿造,经历大概10来天的时间,蜂蜜完全成熟,用蜂蜡密封,作为过冬的食物。

我一直以为,蜂蜜都是这样的,直到大三我去实习。

\

黑龙江太平沟,中国的蜜蜂,喜欢俄罗斯原始森林里的椴树花,飞过去,把蜜“走私”回来。没办法,蜜蜂对环境有洁癖。

\

老方,方国良,黑龙江太平沟的蜂老大

那一年我在武汉,荒凉的野外,发现蜂农每天最繁重的工作,是把蜜蜂当天采回来的蜜摇出来,储存到一个大桶里,多的时候,每天要摇出大概1000斤,累的要命。

他们称之为,水蜜。

这个名字很准确,没有经过天然酿造的蜂蜜,真的像水一样稀。蜂农也没办法,收蜂蜜的商贩,只要这种,他们把水蜜运到工厂,用机器进行加热和浓缩,代替天然酿造,速度快,产量也高,代价是几乎杀死了蜂蜜里所有天然的活性成分。低端蜂农生产,加上工业化流程,结果就是市场上最常见的蜂蜜制成品。

责编:申燕伟

上一篇:武汉万达嘉华酒店月饼推介

下一篇:陕西不只有羊肉泡馍 网友晒陕西美食图

分享到: 0